昨晚,无趣地在纸上写下了一段话,写完之后才发现原来如此雷人。

如下:

突然发觉,花心的男生追女生,有时就像音乐迷听音乐。起初是充满激情的、满怀希望的,当然也是陌生的。慢慢地你反复地去听这首曲子,你便真正察觉到了她的闪光点,甚至你会就此发誓:这张 CD 你会一辈子珍藏着。然而,当她被你播放达到一定次数的时候,你对她习惯与厌倦就出现了。紧接着,你会试图去接触其他音乐歌曲,不久便有了新欢。难得再去找出她来播放了。直到后来的某一天,在一个你几乎废弃的 CD 架的最底层,她容貌沧桑地躺在那儿。而这,就是你花心最有力的证据。

话说音乐也会俘虏人,尤其是新世纪音乐。有经验的朋友都知道,New Age 系列的特点就是容易把人吸引住,而且一发不可收拾。而摆脱一首你已经爱上的曲子的最好办法就是——常听,反复听,很快你就会把它主动舍弃掉。

在我有能力自己买 CD、买 MP3、买耳机之前,我是不愿意过多地对音乐发烧的,因为那会成为一种依赖。手上所拥有的 New Age 容量已经过百 GB(全是无损),相对于周围的同道朋友来说也是令人望而却步的。

而对于音乐分享这一块来说,我一直都是自私的——但并不是真的自私,好歹我也是个实打实的电驴精神信徒,只是周围的许多人都抱着太极端的心理来接触 New Age,并会毫不留情地给个差评,自己心里当然很是不爽。此正如土斐所说,音乐是不能强求的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与自己喜欢的音乐类型。于是我也只好放弃罢。

认真去听,能听出个所以然来,往往是对音乐有非一般的 feeling 才能达到的一种境界。对于音乐记录回忆,这就得因人而异了。一个爱音乐的多情者,也经常会不知不觉地在一些常听的音乐中“写下”仅属于自己的记忆,然后在后来的某一次重新听到这首曲子时,种种过往的回忆便浮现在脑海。个人很讨厌这种感觉,不说假的,我是属于那类“多情者”。在某一天,泡杯茶喝,看看窗外风景,翻翻媒体库,认真地欣赏几年前曾经喜欢过的音乐。这样的情境固然美好,无想,眼前却隐约浮现着些不搭调的很熟悉的画面。这确实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,指不定这好好的心情就这么被端掉了,实在是得不偿失。


我也是个爱音之人,虽然对音乐的阅历远不足各位大牛们丰富,但是那种精神还是存心底的。乐器会点钢琴,手上的 A845 配 NC033(跟朋友借的,我可没那么有米),以及 EX76(是从小到大自己掏钱买的第一件奢侈品),也算上家里的 SANSUI 2.1 迷你,是自己仅有的用来“发烧”的工具。对于音乐,最大的理想就是以后能搞些好的设备、好的碟子,来迎接迟到的温度,能自己谱出几曲来就最好了。当然,那太遥远而且也太难以实现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