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DITED on January 21, 2012 凌晨

应部分回访客之邀,现将此篇博文重新从隐藏状态设置为公开。

1 月 20 日,农历腊月廿七,两天后过年。我又一次回到赤光浮下村老屋,随父亲办完事情就匆忙回家了。这样回乡下的行程每年过年都会有,但今年是我主动请示的。其实也没什么目的,只是想要在家里有点主人翁精神罢。但从老隆上车之后,才发觉,原来这一片记忆里,有个很重要的角色,就是海娟。也许是因为触景生情的缘故,那老屋,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与她相会的地方。久无人居,已变得愈加破旧。

是的,因为她,我才有了很多格外深刻的意识和信念。或许,若干年后我必须要好好感谢她。尽管,一些事物、一些人情,未遂人愿。

不论如何,生活还要向前走。学会满足于所拥有的,感谢生命中曾经有过的 TA 们。

(尽管有一天她、或者与她有关的人,可能会看到这些文字,并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但,刻意去隐藏起来,又对得起谁呢?)

EDITED on March 24, 2011 下午

她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女孩儿,生活贫困艰苦。3岁时母亲离家出走四川至今杳无音信,父亲随后再娶。不存在这个后妈对她好不好这样的问题,因为,她后妈并不知道她父亲之前还有一个女儿,也就是说后妈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!父亲四兄弟,有两个双胞胎姐姐,家境各自都不错。父亲现在在广州打工,后妈来自梅县,父亲一年仅过年时回家。只要是后妈出现的时间,她都不允许出现在家中!!3 岁到 12 岁由大姑带着长大,12 岁由父亲强制接回来后,由爷爷奶奶抚养。虽然吃穿不成问题,但我晓得在我与她对话时,我不大敢正眼看她,因为我的眼角总是已经湿润。。。17 岁了,身高不足 150cm,脸蛋很白很可爱,但很瘦,双手明显是干活弄得粗糙的,又黑又老。在读初二。虽说爷爷奶奶待她还行,给买衣服,有饭吃,但家里的粗活细活都得她干,还有,她还要帮带家里的三个小妹妹,很小,还不会说话。

昨天夜里,我和妈妈在炉灶边上发现了独自一人取暖的她,随口了解了一些关于她的信息。刚开始我们都跟她讲,要认真读书,她说,初中毕业后就出去打工了,读好书也没用。我说可以考很好的高中,而且我可以帮忙,她说,考上了,也读不起……我问她,跟同学的关系好不好,她摇头;我问她,以后想干点什么,她说去打工;我问她,人生理想是什么,就是小时候想的长大了要成为什么什么,她告诉我,穷,没理想……

我妈妈不喜欢我跟她过多来往,我也清楚原因。不允许我留她或留给她联系方式,我也知道人家的家境是很不好、很复杂,人家的性格还不是因为家庭原因而从小塑造出来的!I do hate it!!! 城里的孩子总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有那么好的成长环境与学习条件,都不愿意好好念书,成天吊儿郎当;而农村里的孩子呢?……我想要控诉,为什么城里的人总是能享受好的成长环境,有书读,可以提高文化素质,而农村人就没有!还活生生地憋出了这样畸形的性格!非要不读大学甚至连高中也不读不可都要出去打工;考得成绩再好,考到再好的高中,也没钱去读;即便是免费的高中,光是每月三百的生活费,都能成为一个难题……我不喜欢你父亲,相信你也是。

凌晨的一起小闹剧,当我跟她互问对方名字时,我用手机打出我的名字给她看,她不识“翀”字,后来我给她看了注音。但是她没回答我她的名字,后来她以为我生她气了,让大阿姐给我传了张字条,还告诉我她不知为啥哭了。字条内容是:“你好: 拜托你不要生气了. 好不好. 我的名字是: 曾海娟. 不要生气了. 可以吗? 眼泪是咸的.”……看到这儿我心情复杂,或许真的难以理解发自她内心深处的那股孤独与恐惧。还有,字体不好看,但晓得是很认真写的。字条我会一直留着。

今天午饭后那十几分钟,是这一趟与她最后一次也是最长的一次对话。我得知了她是95年10月生的。我留给她几句话,让她凡事要乐观些对待,要使自己开心快乐些,有句名言是,要想别人怎么对待你,首先你要怎么对待别人。我问她要是真初中毕业了出去打工,想要从事什么工种,她告诉我,她想要去玩具厂生产车间,做玩具……

后来大人们讲起,我才知道她跟我的亲戚关系是:她是“我的姑婆的孙女”。算是远房吧。

我很喜欢她,这种类型的女孩儿。性格是我喜欢的那种内敛型的(虽说是畸形…),身材、样貌,我都很喜欢,勤劳刻苦,成熟的表情,稚嫩的脸孔,一个既会讲赤光话又会讲迴龙话的小女生,或许脑子里对生活的真正了解,比我还透彻。唯一让我敬而远之的就是家庭因素了——这总是个不可抗力……临走前,她跟我要手机号码,我没给她。

抱歉,没有留下你的照片,哪怕只是背影……

haijuan-01-20110324

初次相遇的厨房炉灶

haijuan-02-20110324

厨房走道后侧的大锅。她常孤独一人出现的地方

haijuan-03-20110324

她爱跟我玩捉迷藏,但我总能找到她。厨房左侧外墙,通往一个小山坡

在意外中偶遇你,但我相信一切皆有可能,因为有缘分和命运的存在。如果可以,我要契你当妹妹,对你好,给你买吃的买穿的,长大了互相帮扶。海娟,“阿娟”。

2011 年 3 月 24 日午,在赤光浮下村家。